资讯

大风沙尘天,今年为何多?国家气候中心释疑

发布时间:2021-05-13 16:37

国家气候中心5月12日发布的监测数据显示,今年春季以来,我国北方地区大风沙尘天气频发,共出现7次沙尘天气过程,其中沙尘暴及强沙尘暴过程4次,为2013年以来同期最多;华北、内蒙古沙尘日数分别为2007年以来同期最多及第二多。

大风方面,华北地区及内蒙古大风日数均为近11年同期最多。

3月15日,北京市遭遇沙尘天气。交通指示牌上显示“大风沙尘天气 谨慎驾驶 减少出行”。(新华社记者 彭子洋/摄)

北方遭遇4次沙尘暴及强沙尘暴天气过程,为2013年以来同期最多

国家气候中心表示,今春以来我国北方地区大风日数多。3月1日至5月上旬,北方地区平均大风日数(日最大风速≥8米/秒)为17.7天,为近6年同期最多,比2020年偏多1.2天。其中,西北地区、华北地区、新疆、内蒙古大风日数分别为10.5天、16.9天、9.9天、27.4天。华北地区及内蒙古大风日数均为2011年以来同期最多,西北地区及新疆大风日数为近3年同期最多。

从长期趋势来看,1961年以来同期(3月1日—5月上旬),西北、华北、新疆、内蒙古等4个地区大风日数总体上呈现明显的减少趋势,平均每十年分别减少3.0天、4.7天、2.2天和4.2天,当前均处于大风日数相对较少的时期。

北方地区历年3—5月上旬大风日数变化。

国家气候中心分析认为,今年春季以来北方沙尘天气过程次数总体接近近十年同期水平,但沙尘暴及以上级别过程次数为2013年以来同期最多。

今年3月以来,我国北方共出现7次沙尘天气过程,接近于2011—2020年同期平均(7.1次),但较2000—2020年同期平均(9.4次)偏少。其中,强沙尘暴过程2次(3月13—18日、3月27日—4月1日)、沙尘暴过程2次(4月14—16日、5月6—8日),沙尘暴及强沙尘暴过程数为2013年以来同期最多。

历年3月以来我国北方沙尘天气过程次数变化。

北方沙尘日数为2007年以来同期最多。今年3月以来,我国北方地区平均扬沙及以上等级沙尘日数为2.4天,较1981—2010年平均值(3.2天)偏少,较2011—2020年平均值(1.3天)偏多,且为2007年以来同期最多。

历年3月以来我国北方沙尘日数变化。

华北、西北、内蒙古、南疆平均沙尘日数分别为3.2、4.1、5.6、4.6天,均低于1981—2010年平均值;但华北、内蒙古平均日数较2011—2020年平均分别偏多1.3倍及55.6%,为2007年以来同期最多及第二多。

国家气候中心介绍,在今年春季以来的沙尘天气过程中,3月份沙尘过程强度强,影响范围广。3月13—18日,我国出现近10年来最强沙尘天气过程,持续时间长、影响范围广,涉及19个省(区、市),影响面积范围为456.2万平方公里,内蒙古中西部、宁夏、陕西北部、山西北部、河北北部、北京等地部分地区出现强沙尘暴,北方多地PM10峰值浓度超过5000微克/立方米。

3月27日至4月1日,北方再次出现强沙尘暴过程,造成空气质量、能见度下降,并对人体健康和交通出行造成不利影响,北京市及周边沙尘区空气污染程度以重度到严重为主,新疆、内蒙古及甘肃等地部分地区受灾。

2021年3月27日15:00(北京时),FY-4A气象卫星沙尘监测图。

主因是前期气温偏高,沙源地广袤,蒙古气旋活跃

为何今年的大风沙尘天气这么多?

国家气候中心分析认为,主要原因是前期蒙古国及我国北方地区气温偏高、积雪融化速度快,造成了沙地裸露,为沙尘天气多发提供了充足的沙源,蒙古气旋活跃导致大风天气频发,并为沙尘南下提供了动力条件。

造成今年沙尘天气多发的主要因素有以下三个方面:

——前期气温偏高。今年2月下旬以来,蒙古国以及我国内蒙古西部的气温异常偏高2—6℃,导致积雪提前融化,沙源地裸露。

——沙源地广袤。植被还未生长,这给沙尘天气的发生提供了充足的“沙源”。

——蒙古气旋活跃。今年西伯利亚高压阶段性增强,亚洲中纬度环流经向度加大(导致偏北风力加大),蒙古气旋发生发展并快速东移,蒙古国、我国西北、华北和东北地区低层均受到偏西北风异常的影响,气象条件有利于沙尘天气的出现和向南发展。

蒙古气旋和大风是沙尘的“搬运工”,负责完成起沙和输送这两个重要环节。从3—5月的4次沙尘暴及强沙尘暴天气过程来看,都有明显的蒙古气旋生成并东移,携带沙尘向南、向东扩散,形成较为明显的沙尘天气过程,影响我国北方大范围地区。

国家气候中心预计,5月中下旬,我国北方地区还有2次冷空气过程,出现时间段为5月14—16日和5月24—25日。我国北方地区还可能再次出现沙尘天气过程,但强度偏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