演唱会

上话复排《我爱桃花》 杨蓉18年后首回话剧舞台

发布时间:2021-05-10 17:09

东方网1月3日消息:两男一女,由于“会错了意”引发的三角纠葛,故事穿越古今,引出一个亘古不变的两性情感话题:“我要的是巾帻,你却给了我一把钢刀”,是会错了意的误解,还是误解

东方网1月3日消息:两男一女,由于“会错了意”引发的三角纠葛,故事穿越古今,引出一个亘古不变的两性情感话题:“我要的是巾帻,你却给了我一把钢刀”,是会错了意的误解,还是误解之下的人之本性?今天下午,由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制造出品的话剧《我爱桃花》举行媒体探班,一探这部富有恒久魅力的话剧的复排版真容。

《我爱桃花》出自金牌编剧邹静之之手,也是他的话剧处女作,剧情取材于明代崇祯年间刊行的拟话本小说集《型世言》。全剧由一个恋人世会错了意的误解缘由,用寓言的方式演绎了一个“戏中戏”——现代的剧团排演古代的故事,男女主演由于关于剧中情人关系的争论而排不下去。

该剧至今已演出十余年,累计演出二百余场。2010年,导演何念全新结构《我爱桃花》,由梅婷、尹铸胜、杨皓宇出演。时隔十年,此次由杨皓宇接下导筒,担任复排导演,杨蓉、张羴、王佳宝担任主演,该剧是2020年上话大剧场的开年之作,将于1月16日-22日、1月31日-2月9日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·艺术剧院跨年献演。

在探班现场,三位演员分别身着在排演时的日常服饰与戏服,演出了一古一今两个片段,将剧本中古今穿越、蝶梦庄生的戏中戏概念提早曝光。两男一女,由于“会错了意”引发的三角纠葛,古代片段在讨论“到底该‘杀’谁”,回到现代的场景,包含的却是时下两性情感的痛苦与纠结,随后主创也分享了他们的创作阅历。

何念的《我爱桃花》最巧妙的在于意境的传达,将“我”放进自己生活的电影里。何念至今曾经执导了舞台剧《武林外传》《杜拉拉》《资本·论》、电影《21 克拉》等多部佳作,因其作品的内核贴近观众,曾被冠以“何式话剧”、“何念现象”。他强调了《我爱桃花》这部剧中演员的重要性,他希望每位演员演绎出自己的内容,全新的阵容能把好的戏带到年轻观众里面。

导演杨皓宇在2010版何念执导的《我爱桃花》中饰演张婴,并因这一角色获得“上海白玉兰戏剧扮演奖”、“佐临话剧艺术奖”最佳男配角。杨皓宇饰演的张婴喜感十足,他表示这个角色对他影响颇深,是从喜欢欣剧到热爱喜剧的一个转机点。杨皓宇表示,相比做演员,做导演是一件“好难”的事,“做演员比较单纯,把导演的企图执行到位,把人物诠释好就可以了,但做导演却是千头万绪。”

排演过程中,杨皓宇将自己的演出阅历带入执导过程,辅佐演员一再揣摩戏中戏的人物状态,相比其他两位主演,他也显然对今年的“张婴”王佳宝投入了更多心血,而且称赞他“张婴胜于张婴的苗头曾经出来了”。

《我爱桃花》戏中戏的结构,需求演员在唐朝的故事和现代生活之间疾速转换心情,对演技恳求极高。其中,唐朝部分需求演员的扮演中带有戏曲的神韵,为此,饰演张妻的杨蓉每天驻扎在排演厅锻炼戏曲身段、对戏、对词,从早晨十点到晚上十点,期间不时地与导演讨论每一段戏所需求的心情,每句台词的平铺直叙。

《我爱桃花》是杨蓉18年后初次回归话剧舞台的作品,对此,她表示,压力不小。“话剧扮演对我来说,是一个打碎重塑的过程,《我爱桃花》很经典,时隔10年后回归,我们需求思索,到底要给观众看什么。”杨蓉表示,相比影视作品,话剧这种不能“NG”的舞台艺术具有更大的应战性,而自己也希望能借此完成演技的突破。“一样的台词,不一样的人、在不同的心情下念出来会有不一样的效果,这种觉得很过瘾。”